首页 新闻活动正文

见包恩变得极其厌恶,格林好奇地看向包恩才刚要开口,包恩便向格林说道:「格林大人,待会我会请人带您去休息,我有些不舒服先去休息,失礼了。」銆屽晩!!!銆马铃薯丶胡萝卜丶鱼和其它东西都从袋子了掉了下来,但让meko大叫一声不是因为这些食材 而是她更心爱的ミル周边全掉地上了。「你没事吧?」

那个女生问meko传奇新服网,一边掏出地上散落的东西。传奇新服网等了一会儿,meko没回应。抬头一看才发觉meko紧张兮兮的将枕头套跟海报仔细的检查有没有肮脏,有没有损坏。「没事.......没事......我的ミル没事......」

meko松一口气的说。「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在沙玉没有依靠,但我即使嫁人了呢!」卫乙岫见冯梓容关心自己,也漾开了笑容:「梓容,虽然启龄他只热衷于读书、教书,但我与他在一起没什么压力,所以我也算有个伴、不孤单。

我还没出嫁前似乎也有担心的,但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梓容,我还想着你若习惯了沙玉怎幺办、会不会就不想理会我哪笨哥哥了。」「怎幺可能?」冯梓容失笑道:「你的苦恼也过头了。」

「也是,我瞧你对他一心一意,这样挺好。」冯梓容埋怨也似地看着卫乙岫道:「你仍然口口声声说他是只兔子、说他笨,但到底还是向着他的,怎幺就不问问他对我是不是一心一意、对我好不好?」

卫乙岫听了忍不住笑道:「嗳!这能很好,你会生气呢!」冯梓容忽地叹了口气道:「从前还想着大伙明明是同胞兄弟、怎幺个性天壤地别,但目前看来也都是一样的。」

「一样?」卫乙岫听了能慌:「梓容,你得好好告诉我,我与哪只兔子哪里一样?」

「净是会逗人啊!」冯梓容哀怨地说道:「这事若你想知道就去问他,我能没那脸皮说这些臊死人的话。」卫乙岫带着万般兴奋与期待的目光看着冯梓容,道:「我知道我哪哥哥并不是那幺让人省心,难不成他真对你做了什么逾矩的行为?」冯梓容抽了抽鼻子,敢情这位王子当真是恁地热情欢快的人物?卫乙岫以为冯梓容不想说传奇新服网,又道:「梓容,我明白你有你的温柔,但若如此矜持放在一份庞大的利益之前能就无足轻重了吧!」

銆屽棾锛熴卫乙岫这厢神祕兮兮地朝着冯梓容眨了眨眼,道:「我用你不在大烨的这段日子里、卫名渊所有与你有关的举措,就换一句他对你说了什么肉麻的话、你认为怎么?」

冯梓容愣愣的,还想着怎幺天底下会有这幺好的事!这厢她还当真被卫乙岫打动了,便是百般挣扎地写道:「天底下哪有这幺好的事?」传奇新服网「就有、愿意当傻子的人还在这里呢!」

卫乙岫挺了挺身子,又道:「你必定不会吃亏的,卫名渊这些年做的、与你相关的事我都帮记下去了,我还将这些材料都锁在一只箱子内,等到你要了我、我便双手给你奉上!」冯梓容又是自顾自地挣扎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乙岫,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还是别了吧!」卫乙岫这厢露出了伤心的神情道:「真的不?我虽然生平第一次做赔本的买卖!」冯梓容勾起嘴角道:「与其听你说、我倒是情愿亲口问他,他若愿意告诉我、我便听;若他也不想再提到、那我也无所谓,反正重要的是我们今后好好的过日子,而不是执着于以前的往事。」卫乙岫愣愣地听着,又是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梓容,你当真与我哪笨哥哥相衬。」

「为什么?」「他便是需要你这样的人啊!」卫乙岫的言词里一时间竟是有些激动:「你知道,我才两岁时父皇便被复立为太子、所以对过去当真没什么很大的感慨,只是我是看到我们一家子在过去的阴影下不断地挣扎、不断地磕碰着,但是我们总还是得向前看、往前走,哥哥他有你这样的人相伴、真好。」

冯梓容笑了笑,她可明白卫乙岫说的话──毕竟她方投生于此世的头几年也是时常怀念自己过去的感伤,直到冯煦与其它冯家人的细心和关怀陪着自己、后来又有了靖王的实在,这才一点一滴地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入。她认为她受了冯家人的恩、受了靖王的宠,因此她也想尽己所能地回报你们、也想替她们做些什么。所以她想要了却冯煦的抱憾、将叔父冯正惠的遗骨带回大烨安葬,也想陪着靖王慢慢地走出过去的槛儿。传奇新服网卫乙岫看着冯梓容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便也傻傻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收回了心神道:「梓容,我听说你将要开始与老师父学习、将来应接掌靖王府的调度工作了?」

冯梓容颔首道:「这事你也知道?」卫乙岫道:「我这儿也如同是靖王府的分支,当中也混着父皇与兄长的人马、不若靖王府那头单纯,所以有些事情似乎我也替卫名渊他办、却也得小心差让,如今那头将来也会有你帮衬、我便放心了。」冯梓容听了能纠结:「有事情是不能给陛下知晓的吗?」卫乙岫有些为难地点头:「是,这事我虽然倒是没想哪幺多,但之后仍也……晓得应该瞒着父皇与兄长。」

听到了此处,冯梓容可挣扎了:「很严重吗?」「是,也不是。」卫乙岫蹙起眉一会儿,又舒了开来:「梓容,我想解开皇上、母后,甚至是我们整个卫家在缪王府那时的结,所以得瞒着他们。」

「但这事名渊他知道。」「他的目的与我的不同,他也是奉命顺带监督这些……已故叔伯们的亲族后代,而我──」卫乙岫停顿了好一会儿,这才仔细地说道:「梓容,听着,坤元府这里虽然太平,还能使人夜夜笙歌、醉生梦死,但似乎这里的人心思複杂不下京城,有些人想往京城那儿升官发财、或者探究些什么,或多或少都会经由这些住在京城们的王公贵胄,所以比起父皇与父亲她们监督这些人的动静、我最想直接翦除他们的心思与羽翼。」

冯梓容听了神色也沉了出来。──这意思是即使这些落魄为卫家旁支的王室家族安份守己、皇帝与靖王也不会对她们怎幺样,毕竟就算外地的有心人们想透过资助这些相较于从前而言较为落魄的天家子嗣能够获取些什么,由于这些天家子嗣们早被圈在京城内、没有自己额外的产业与资源,左右闹腾不出什么动静。只是卫乙岫的看法非常直接,她想刨根,彻彻底底地将外头意欲触及灰色地带的有心人们连根拔起、甚至连同有异心的皇胄与宗室也得一併「整顿」,而她所说要解开结,究竟是咋幺解?「这样才能解开结吗?」

冯梓容道:「人的心结是种在心中,若只有如此是不足够的。」「我知道,但是要解开心结前还得先将扎在内心头的刺给拔除。」

卫乙岫停顿了一会儿,又道:「父皇其实可以做得到的,但他这方面的脾性太直,同时也惦念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所以才仍然管紧他们、而没做出什么伤人的事,但我知道这种是不够的,只要这些有心人还在、还怨,扎在兄长心中的刺便没法子被拔除,或还会越陷越深,等到父皇哪日受不了了、便来不及了……」这意思是若不趁着皇帝身体康健、精神状态良好时将这事给补得周全,难不保皇帝年老时动了气、不管不顾地将一切残酷重演。冯梓容道:「乙岫,你想咋幺做?」卫乙岫盯着冯梓容好一会儿,道:「我要从坤元府这里起初、将所有的一切都帮搅成一锅粥,只有它们这些稳定的联盟与关係都乱了、那些不安分的心思才会浮上台面,这时也能够有机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